对话 Terra 创始人:我赌上了全部,但这次我输了

对话 Terra 创始人:我赌上了全部,但这次我输了

UST,失去了稳定的美元稳定币,一个人曾推动了它的崛起:Do Kwon。

时隔3月,当UST叙事逐渐破灭,Do Kwon却又出现在了公众眼前。现在Do Kwon又开始重建UST,但几乎是从零开始。对大多数人来说,当人们对他的过去疑虑重重,自然对他的未来不屑关注。因此,Coinage成员Zack飞到新加坡,在Do Kwon的办公室和家里对他进行了为期两天的采访,看看Terra的崩溃是否真的只是一个失败,又或是一场骗局。

Do Kwon首次在镜头前对大众袒露心声,一度认为自己非常成功,UST崩溃当晚曾尝试筹集20亿美元,不料消息泄露,空头迅速挤压,“我想赌很大,但是我输了”……

深潮 TechFlow 根据视频内容整理编译:

Zack:如何反驳“UST是骗局”这种观点?

Do Kwon:我不认为UST事件涉及道德问题,特别是在一个需要大量技术背景才能理解的行业。但是要想在当大家都极其痛苦和愤怒时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是非常困难的。

Zack:UST的崩溃只用了72小时,你对这样的崩溃速度曾感到过吃惊吗?

Do Kwon:我从没想过这种情况会发生。在这之后,我一直在努力地重建生态和社区,就跟我在过去5年一直在做的事情一样。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这种感觉,社区里的很多人都失去了他们的钱,生命,储蓄……很多在Terra上建造的项目可能也有类似的经历,而且很可能情况还会更糟。

Zack:作为这一切的创造者,这很残忍。

Do Kwon:显然,事后看来,我所坚持的许多信念和做的推测都是错误的。

Zack:我认为信任是核心。讽刺意味的是,在许多这些类似UST的无需信任(Trustless)的系统中都会产生一个问题,即你信任创造这些无信任系统的人吗?你觉得你要说点什么,才能让大家相信你?

Do Kwon:如果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个人利益,那这可能是最愚蠢的方式。为什么要用5年的时间来赌你的整个名誉,给你的女儿取名为Luna,然后短期内成为互联网上最讨厌的人?

我认为我唯一能做且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对所发生的一切保持坦率,承认错误。

Zack:当Anchor协议出现时,它的APR不是8%,而是20%。据说在它创建之初,有一些员工觉得20%APY有些离谱,远远高于现有的水平。

Do Kwon:实际上,人们对利率的内部共识是百分之几千的 APR。

Zack: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Anchor最终在这段旅程中捕获了近170亿美元是否达到了你的预期?

Do Kwon:我觉得每一天,UST都比前一天更强大。

Zack: UST的背后还有另一种运营策略,这似乎与UST和LUNA最初的承诺有所不同,这是一种算法稳定币,它在不需要储备的情况下完美运行。

如果从比特币开始,通过添加多种类型的抵押品,UST就真正有机会成为所有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稳定币。

但我很好奇这种计划从何而来。以及那时候你的动机是什么?

Do Kwon:我们开始用比特币来做这件事,因为我们相信它是这个星球上最有弹性,最没有偏见的数字货币。如果我们做一些优化,比如与经济稳定相关,我们将可能具有足够的储备。

我认为在另一个层面上。我在比特币身上押注太多了。老实说,我没想到它会跌这么多。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现在已经下降了80%,但我当时在想,那个时候加密行业内创造的经济产出量,以及已经进入这个行业开始建设的人员数量,都是无与伦比的。当时的我,想要试图建立一种真正去中心化和极具韧性的产品,但我错了。

Zack:让我们来看看事情发生时的实际时间线。当UST略有脱钩时,Do Kwon的推特账号看起来非常冷静。而当事情急转直下时,Do Kwon又开始亲自与Terra团队交谈,那天发生了什么?

Do Kwon:那时我在新加坡,我早上醒来,然后认为Curve池不平衡,因为有人做了一个非常大的交易。所以我认为最初的交易额大概是8400万美元,然后我总共积累了几亿美元来反制。

但就像推特上看到的,市场情绪开始变得更糟,然后开始有更多的人在Curve里进行交易,我们看到的卖压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所以我们开始在半夜筹集20亿美元来抵抗这种冲击,但是消息走漏了,我们开始看到大量堆积的LUNA空单,所以我们原计划准备出售的代币价值,已经走向了下跌的宿命。

Zack:当交易没有达成时,当时作战室的情况如何?